张光宇漫画展亮相乌镇不能遗忘的中国动画奠基

2018-02-02 作者:admin   |   浏览(152)

  “中国动漫奠基人——张光宇漫画展”7月26日在乌镇雅达文化艺术中心开幕,展出他在各个历史时期创作的经典动漫作品100种,包括《西游漫记》《大闹天宫》《神笔马良》《民间情歌》《敲钟男孩》等,其中张光宇在1947年创作的卡通动画《花果山》文字剧本是首次公开展出。

  张光宇(1900—1965)是杰出的中国现代主义艺术大师,是中国动漫奠基人。在“五四”运动前后走上新文化运动的舞台,在长期的艺术创作和艺术活动中,成为中国漫画界的标志性人物和动画的先驱,他一生在漫画、动画领域的作品超过1000幅,许多是脍炙人口的经典形象,如美猴王、猪八戒、神笔马良等,他的艺术创造也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和个性,奠定了中国动漫学派的理论基础,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

  展览还披露了万籁鸣、张光宇之间就《大闹天宫》动画创作的通信往来的珍贵历史文献。1960年到1961年,《大闹天宫》导演万籁鸣为该片美术设计张光宇写了数封信,谈论相关事宜。比如信中写道,“本来闹天宫背景组同志与导演之间,对天宫景的意见是不一致的,得了你的铅笔草稿后无形中有些问题解决了……孙悟空希望你能设计几张。你画的人物造型色彩稿即将着手临摹,约在本月中寄给你。其它的诸天、及天兵天将、花果山、马流二将军及猴兵,也请你设计一下。”在1961年11月9日的一封信中还写到,“最近新华社记者在人民日报及上海解放日报刊登一则新闻,关于闹片制作过程及我等兄弟三人的新旧对比情况,记者漏登人物造型者的名字。”在这封信中,万籁鸣对漏掉张光宇的名字表示道歉,并指出,“在人物造型上很突出,给予本片生色不少。可惜限于导演及创作人员的水平,未能将造型的基本精神表达出来。”

  据张光宇基金会执行理事、张光宇儿子张临春介绍,《大闹天宫》在当时有一个庞大的团队,张光宇不是直接作画者,但为作品提供人物、场景设计的基本素材,再由其他人进行二次创作。张光宇最为人熟知的是孙悟空的形象设计者,但他并不是为了《大闹天宫》而设计的孙悟空,早在他1945年创作的连环画《西游漫记》中,就已经基本奠定了孙悟空的形象,而这一形象来源于传统戏曲的脸谱艺术以及原著中的描写。到了上世纪60年代拍摄《大闹天宫》时,需要孙悟空的形象,他就在原来的设计基础上重新画了孙悟空形象,提供给创作团队。“可以说,最后动画片里的孙悟空既不是他的,也是他的。他在《大闹天宫》的团队里,相当于参谋长的位置。”

  在动画片中,需要按照视觉每秒24格的原理来将动作分解,才能形成连贯效果,看不出破绽。但是,其中也涉及到经济的问题。中国第一部动画长片是万籁鸣的《铁扇公主》,但是其中有一个不成功的地方,人物表情和动作是不连贯的,看久了会感到特别累。为了解决这一技术问题,张光宇和原上海美影厂厂长特伟、漫画家廖冰兄三个人在香港做了一场实验。“他们用了一年多的时间,在香港大中华影业公司美术组的一个角落里,利用工作的间歇偷偷实验。最终,他们发现以12格画面,每个画面拍两格,因为人眼有滞后性,不会发现两者相同,终于获得了连贯的画面。尽管听起来简单,但能想到这点并不容易,这是我们中国动漫人在艰苦条件下研究出的动漫成果。”当时的实验作品《敲钟男孩》至今保存,此次展出了部分剪辑画面。实验用的胶片都是用当时拍电影留下的边角料,当时,张光宇担任电影公司美术组主任,也承担了片头设计工作,而大中华电影公司的片头常常有人打钟的形象,为了瞒住电影公司老板,所以这段动画也做了《敲钟男孩》的内容。

  展厅里,还有一张1950年特伟写给张光宇的留言条,当时他刚刚调到上海建立美术电影制片厂。留言中提到了迪士尼卡通的一本册子,这是他们在香港实验时借鉴过的书籍,另外一条内容则是约张光宇进行一次聊天,打算商量如何在美影厂组织和训练队伍。“他对我父亲讲,解放前,没有专门制作动画片的厂,大家都是单干,尽管有不完善的地方,但总是做了。我们现在再做一定要远远超过他们。事实上,他们果然超过了,这和他们在1946到1947年的那一段实验有着重要关系。”

  展览策展人之一李大钧认为,作为中国动漫的奠基人,张光宇给我们留下了丰厚的文化遗产,他的动漫包罗万象,但民族特色是其作品的本质。他在1964年为梁任生题《西游漫记》时说,“我不是专门模仿所谓西洋的东西,其中是有我们的民族特色在内质之”。他有着深厚的传统文化素养,也心仪民间艺术,同时不排斥任何先进的艺术形式,认为“土洋结合,土洋不要有先后”,“需要新,也需要耐看”。他在民族危亡的时刻,勇敢地站在爱国救亡的潮头。

  由于历史原因,张光宇的艺术成就近几年才逐渐被社会所了解认知。主办方表示,此次展览既是致敬张光宇杰出的艺术成就,也是借其艺术创作,反思、推动当下中国动漫艺术的发展。展览至8月26日结束。